假日 午後






三連休的午後,輕輕鬆鬆的時光,往廚房切一盤日本鹿兒島來的一本釣遠洋鰹魚刺身,伴上鮮甜不嗆的洋蔥絲與清香爽口的溫室豆苗,以柚子醋汁作為沾醬,已經是非常完美的前菜。

再來一杯已經浸泡兩年的 南高梅梅酒,醇厚風味隨日月漸增,加了冰塊,更透涼舒心。

自從獲得美好的回報後,總會記掛著每年六月份日本青梅豐收的季節,轉眼間,又快是時候來動手了 ! 為來年依舊能喝上一杯別有意思的作好準備。







另外弄了一盤日式炸蝦,還要是個頭壯碩的花竹蝦,這天真是下重本呢 ! (笑)

蝦頭先切出來,留作稍後煮製湯品為之提鮮,蝦身去殼洗淨挑去沙腸,並在蝦肚位置橫切四刀,但不要把蝦身切斷,這樣蝦子炸起後才不會整個捲起來,然後先沾麵粉,但家裡麵粉剛巧用光所以改沾玉米粉,再沾蛋液,最後裹上麵包粉,下油鍋炸至金黄酥脆即可,材料新鮮實在,薄薄的脆皮就夠好。







同時準備若干高麗菜絲,去年在 Tokyu Hands 買來這個 削刀,每次使用時都會在心裡讚嘆一番,實在太好用,削出的高麗菜絲真的比用刀子一下一下切來得爽脆可口。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切幾支小酸瓜再拌入蛋黃沙拉醬和檸檬汁做出 Tarter Sauce,以這個醬汁來沾炸蝦,美味更上一層樓,同時我還多放一些未切的小酸瓜和迷你洋蔥,伴著炸物可減輕油膩感覺。







接著還有一盤炸雞南蠻漬,這是「即席 Style」的。

因為一般做南蠻漬都得把主菜和已拌入香蔥蔬菜絲的酸辣汁一同浸漬,浸漬時間因應主菜的類別也有所不同。







即席的好處是可先嚐幾塊酥脆多汁的炸雞,才再與蔬菜酸辣汁拌勻,畢竟兩種風味都各有長處。

不過這趟的香蔥蔬菜絲是前一晚先以酸辣汁浸漬,因此已經非常夠味,一冷一熱的從衝擊變成和諧。







梅酒喝過後,還有芒果冰茶,這是早日又回去 Inter-continental Hotel Lobby Lounge 喝茶時得來的靈感。

冰茶是以 Pierre Herme 的 Satine 茶為底,再加入自家製的芒果果醬。







泰國來的水仙芒果,是這個五月份吃得最多的水果,以往在香港我通常購買菲律賓來的呂宋芒果,喜歡那份濃得化不開的蜜甜與柔軟多汁。

但這兩年從泰國來的水仙芒果卻讓我另眼相看,當芒果熟成變軟後,那份蜜甜絕對不輸呂宋芒果,而且更愛當中滲著花香味道,像法式甜點一樣非常有層次感。







我常常跟另一半打趣說,這是香水芒果,吃過以後不但齒頰留香,就連雙手也格外芬芳。

所以早前興之所致,決定來做些果醬塗吐司享用,沒料吐司未見,冰茶已先登場。







去年在九州福岡 久原本家 ごはん家 椒房庵 嚐過他們的胡麻刺身茶漬後非常喜歡,於是這天模仿著做了胡麻帆立貝茶漬。

北海道來的刺身級帆立貝,一開為二後先拌浸一下胡麻醬汁,再蓋到白飯上,並灑下炒香的胡麻與新鮮青蔥。







然後以 茅乃舍 高湯包在南部鐵器茶壺內加入清水,開火煮出日式高湯,熱騰騰的注入白飯裡便成。

風味跟在椒房庵吃到的一模一樣,因為從醬料到高湯都是他們家的出品嘛 !







帆立貝吃過,還可加一尾日式炸蝦。

偽天茶,也太美味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