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 懷石料理 桝田






秋天是享用松茸的季節,沒料初訪 桝田 的晚上竟可吃得如此滿足,松茸清湯、松茸天婦羅、松茸土鍋飯、松茸香漬物,每一朵都透著獨特的幽香和清甜的汁液,每一種料理方式都能把松茸的特質展露無遺,還有多種秋季的時令食材逐一呈上,讓我們體驗了好食材來到好廚師的手上那種妙不可言的精彩。

難怪當晚坐在身旁一位來自東京的美食老饕竟跟我說,他一年間總有多次前來大阪出差,但每次他都不會錯過來桝田用餐的機會,這裡是他在大阪最喜歡的店。







晚餐通常是每位六仟、九仟或一萬二仟日幣三種選擇,我們這晚是每位一萬二仟日幣以上的松茸特別餐。







八寸以楓葉、柿葉和銀杏葉裝飾,秋味盡顯。

小屋裡是鱈魚白子和芽蔥,還有醬油漬鮭魚卵、柿干包奶油、紫花豆、栗子、蕃茄、薑絲蛤蜊、沙丁小魚干和銀杏等等。







鱧魚真丈松茸清湯







真鯛、魚皮、海膽







青森大間產的鮪魚腹,店主請我們先來一條鮪魚腹當成刺身的嚐嚐風味,才把剩下的三條與醋飯海苔捲起享用。







糯米糰包烏魚子







這烏魚子是來自長崎県並自家曬製的,剛才踏進店子前,門外就看到一整排烏魚子掛起來。







白胡麻醬烤松葉蟹小鍋,表面灑上由柿之種磨成的粉末,嚐起來外面酥香,裡面鮮甜。







清燉蕪菁配大蔥、湯葉,淺蜊湯汁。







店主桝田兆史也是出身自名料亭吉兆,之前我們曾到訪過幾位他們師兄弟獨立後的店,但最沒吉兆影子的就是這裡,不是說這樣子不好,而是覺得桝田已建立了自己的風格。

他本人是比較豪邁,愛大聲說大聲笑,也許這樣,店子內的氣氛也自然地熱鬧起來,坐在 counter 席右方的客人,竟熱情地跑來跟我們坐在左方的聊天,這裡確實是個無拘無束的地方。







這是第一回的松茸天婦羅,等吃完了還有第二回。







松茸土鍋飯







即席兩碗後,吃不完的還可請師傅捏成飯糰打包回去。







常聽說高級的松茸不見得特別好吃,香味沒傳說中的厲害,又或另外兩種珍菌黑松露與白松露,常被形容名過其實,甚至有些更刻薄的說法。

或許這些人的感覺是對的,但也有可能是他們所吃的品質出了問題,並非上佳貨色,因為我亦曾遇上過味如嚼蠟的,但經驗告訴我,好吃的一定會有且不屬少數餐廳專美,就如桝田這晚的出品,至今回味。







水菓子是葡萄、洋梨、奇異果、石榴、薄荷,最後淋上果凍。